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路,依旧在

作者:汤琛琛  发布时间:2016-01-22 15:06:04





    时光,如指尖流沙,不经意间,已全部溜走,细细密密,这一年,就这么悄然过去了。

    曾记,初春,与友人登上龙岗,以为春寒料峭,谁知龙岗却是一片盎然生机,当时便感叹,寻春较迟,狂风落尽深红,绿叶成荫满枝。也约定,错过了花开便不要错过了叶落。不知何时,龙岗上的银杏树叶黄了,落了,而我却依然错过了,看着光秃秃的树枝,蓦然回首,仿佛看见时间长廊里回放着这一年,简简单单几个镜头便过了去,我终究没有什么收获,空负了殷殷期望与年华,想把日子过的像诗,即使短小,也很精致,然而最终成了我唱的歌,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

    有些日子,没有上去龙岗走走了,想必树林里,叶子应该落了厚厚的一层吧。四季交替烙印在山光水色间,然而,我的生活,总是一成不变的延续着,但依然会在闲暇之余看看窗外,泡桐树杈编织的天空里,有宁静清澈的蓝,狭窄的马道巷的尽头,有轮廓了然的南山,春来秋去,换了人间…

    踩着薄薄的落日余晖,风从温暖变成了凉的,现在有些刺脸,不久后,它又会变成温暖的,日子就是这样的,轮回中。思想无绪的如那往昔的晨风微动,经过沟壑山巅,经过小桥流水,经过明月,经过星光,经过了她的窗,在那些长长短短的日子里,装饰了谁人的梦?我未曾记的谁说过什么,似不曾忘记一般。

    有天晚上,心情很好,和高出去走走,认真的踩着地砖,我想,这砖如果有记忆,肯定会记得我们一同走过的每一步,霓虹灯下,她很美,她也要离开了,像我许多好友一样,在汉阴待上几年,最后都走了。他们笑说,我命里是能助人高飞的,其实只是我灵魂深处也有一颗不安定的心罢了,我羡慕那些跌宕起伏的人生,也想起了D。

    D是我羡慕的那种人,他像所有热血青年一样,奔赴在不知前面是什么的路上,没有人像他那样勇敢过,挣脱过各种束缚和诱惑。电话中,依然豪迈的嗓音里,有些许沙哑,不经意间也透露出些许无奈,藏满了辛酸。我能想象,外面的世界,他想必也是碰的头破血流仍然没有成功,他很有才华也很励志,励志的让人心疼,让人惋惜,他依然固执的坚持着,和所有爱他,希望他能够看到现实,回家安安稳稳子承父业的人们做着斗争,倔强的苦也不说苦,不曾低头,不曾畏惧,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成功与妥协,哪个与他会先来到?朋友久了没有联系,是真的会没有话说,我心里明白他,是不会说出自己困境的。他笑笑说,他其实很想家,每晚做梦都想,想自己的双鬓斑白的爸妈,听到那一句,我哭了。他说他写小说了,也出版了,我没有看,但我知道,他的笔下,一定没有退缩和放弃,他的笔下,会否有曾经他落败的一塌糊涂时,离他而去的那个女子?我问起她,他说,感谢她离开了,自己才会少了那么多的负罪感…以前,我们还会频繁的聊天,他的文笔和才华,以及对梦想的执着和对现实的不妥协,是我一直佩服的,现在想想,竟然是那么久远的事情,后来我们都匆匆忙忙,顾着考试,顾着生活,顾着一切一切,朋友的那份友谊还在,只是我们不再联系,思想也渐渐没有了交集。他说,我最信任和最佩服的就是你了,你的思想和别人不一样,我苦笑着说,那是曾经。今天的他,在远方,受了很多我不能理解也明白不了的苦,我没有安慰他,我知道安慰也起不了作用,有些东西,自己才是解药。

    我依然羡慕他,过着自己肆意折腾的人生,也有朋友问我,你又回到了曾经长大的地方,是否还是依然熟悉?我笑笑,没有回答,有些东西,回到了原点,却回不到过去。这座小城,与我,是熟悉的,可爱的,又是陌生的,她在我离开后的这么多年,变了好多好多,浮华和浮躁充斥着大街小巷,而我的印象中,她是安静的,祥和的,简朴的。

    是夜,常常喜欢孤灯桌下时分,思绪飘荡,总爱回想,这么多年,一路风尘,一路颠簸,知交半零落,拿起手机,给好友想拨个电话,却又太需要勇气,更怕除了寒暄再无话可说,宁可自己远远的想着她们。

    那天,一个好友打来电话说到自己对任何事再也不会有曾经的那份执着和疯狂了,不知道是自己老了,还是麻木了,我想起了《在维纳斯脚下哭泣》中的一句话,任何时候,不忘初心,尽管饱尝胜利的滋味,总缺少一种最紧要的东西,那就是少年时代的痴情,最后一次,还说喜欢…

    路,依旧在走,变换的是风景?还是心境?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