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外作品

格物致知

作者:马远鹏  发布时间:2016-03-13 12:06:52





《礼记•大学》:“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此谓之儒家八目。

后世常人大都只晓得有后半部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然,我们绝大部分的人,终其一生可能仅仅停留于格物致知这个层面,再想前进一步都很艰难,更遑论治国平天下云云。比方汉阴有句土话“新修的茅厕三天香”,大概的情景是外出的儿女回家,头三两天跟父母那个热乎亲昵,三天过后里面总都会相互嫌弃。想必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深共鸣于“距离产生美”。但是,距离的美不过是解决“齐家”问题的一种方法,并不没有从根本上达到齐家的境界。再比方现在的小夫妻都是要单独居住出来,婆媳关系或者翁婿关系处理起来绝计相当麻烦。我的岳母大人是非常喜爱阅读,能够接受新知的人。在我与妻子有矛盾争吵的时候,从来都是骂她的女儿,而不会指责我半句。后来女儿出生以后,为了便于照料,便搬过来与我们同住,前后有一年之久。这一年下来,我从前诸多闪光的优点全然消灭干净不说,各种龃龉责备,实令我身心俱疲,深感大丈夫齐家之难。难道疏远和距离是齐家的不二法门嚒?我倒不以为然。这里给大家讲个关于呆若木鸡的故事——这个典故并不是形容一个人因恐惧而傻头傻脑的样子,其出处是《庄子•达生篇》,大概的情节是:齐宣王爱好斗鸡,一个叫纪渻子的人,就专门为齐宣王训练斗鸡。过了十天,齐王王问纪渻子是否训练好了,纪渻子回答说还没有,这只鸡表面看起来气势汹汹的,其实没有什么底气。又过了十天,齐王再次询问,纪渻子说还不行,因为它一看到别的鸡的影子,马上就紧张起来,说明还有好斗的心理。又过了10天,齐王忍耐不住,再次去问,但还是不行,因为纪渻子认为这只鸡还有些目光炯炯,气势未消。这样又过10天,纪渻子终于说差不多了,它已经有些呆头呆脑、不动声色,看上去就像木头鸡一样,说明它已经进入完美的精神境界了。宣王就把这只鸡放进斗鸡场。别的鸡一看到这只“呆若木鸡”的斗鸡,掉头就逃。这一则故事,讲的是自省和内敛。斗鸡从气势汹汹到“呆若”,是纪渻子创造的环境让其经历了一番性情和心理的磨砺,到最后完美的精神境界已经能够格斗消灭敌人与无形了。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父母与子女,婆媳翁婿之间,倘若有一人得以呆若木鸡,恐怕绝大的纷争都无从发生。齐家是大命题,当非呆若木鸡一种方法。讲这个故事以飨读者,不过药引子一样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

既然齐家已然不容易,诚意正心总不至于很难。大家都可以说我很善良,我很有诚意,我与人无害,乐于助人,这还不够满满当当的诚意正心?非也!《礼记•大学》:“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译过来的意思是说不要自己欺骗自己。就像厌恶恶臭的气味一样,就像喜爱美色一样,一切都发自内心的真实,这样才能使自己心满意足。所以君子哪怕是在一个人独处独知的时候,也一定要戒慎。孔子认为小人在平时为非作歹,做尽坏事,所以遮遮掩掩,隐藏自己的邪恶行径,而显示自己如何善良。且不说坏人常常标榜自己的的善良善意,其实我们普通人的意识里面对所善良善意都缺乏个准确的理解。不做坏事的时候,我们觉得与人无害就是相当善良了;即使做了坏事,我们也可以糊一个“对事不对人”的冠冕罩脑壳上,一副伟光正的样子。我们所谓的善良善意,乃至所谓正义,统统不过是自己随心所欲制定的标准,但求心安而已。世间再没有比“问心无愧”更加伪善的言辞和想法了,坏的结果已然产生,你一句“问心无愧”不过是对心理上丑陋拙劣之病灶的遮掩而已。哪一样罪恶,不曾有过良好的初衷呢?辩词在法庭上有用,于良心良知何如?诚意和正心,需要的是彻底和究竟,来不得一丁点修饰和美化,任何的添附其上的辩解和诠释,它首先就是不真诚。我想起《白鹿原》里面的白嘉轩,曾经说过自己一辈子没有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儿,目睹鹿子霖惨状的时候忽尔反省一辈子只做过一件见不得人的事儿——与鹿家换地得了白鹿的风水。如果我们认真分析,白老先生鞭笞孝文的时候,难道未藏有维持白家传承族长传统的私心?自爱如白嘉轩,陈忠实笔下将仁义礼智信完全融合在日常生活中的道德君子犹不能谓之诚意正心,况乎可能浑浑噩噩了却残生的诸如我辈!

现下政治的主张是以“修身”为原点,然后谋事创业做人。我却颇为赞同孔圣人所言:“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本末、始终、先后,谈的就是这里面的逻辑伦理问题。修身不是多读三五本书,没有对照检查中的原因分析来的那样简单,仿佛列一堆书目出来挨个阅读下去就能完成修身的大业一样。持有相反意见的人当然可以举出“四十不惑”的例子,且不论证“不惑”的函意,假使如同我们顾名思义的理解那样人到四十岁就不会对世界人生再有不解之处,那么我想强调:按照这个思路,也不过是说明人们在不惑之年放弃了对真理真相的追求,满足于四十年格物致知而来的对世界和人生的看法哪!

当然,我尤其希望读者不要误解我是反对大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志向,相反我认为一切可以在临死时候自慰功成名就的伟大人物,从来都是以立志为先决条件的。但是,需要说明的是,格物致知二目,是需要贯彻于我们生命始终的一个理念。有人认为格物致知,乃儒家专门研究物理的学科。这是瞎扯淡。朱熹的观点我很赞同:研究事物而获得知识、道理。这本身指的就是学习,是正“三观”的根本。“格”有剖开的意味,原意是打开事物一探原理和究竟——学习也不是你看过几本书,更何况今日对读书的理解渐渐都异化成阅读小说。截至目前,我拜的最后一个师傅,是单位办公室里的同事,他说自己没有什么文墨,恐怕读过的书本和写过的文字估计也都有限的紧。但这位师傅,栽花种树、盘山养鸟、缝纫庖厨……简直没有他不会的,家里面的冰箱冰柜能凑得一只整羊出来。我认为他的格物致知算是到了一定境界了,也形成了他的一套人生哲学,乐观豁达且幸福满足。

好了,结尾的地方,我再总结重复一下:格物致知已然不容易,再进一步确实很难。不论雄图伟志者,还是要平平淡淡过下去的,都需要保留这份格物致知的情怀。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