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外作品

折粮石

作者:马远鹏  发布时间:2016-03-27 03:04:15




金世宗完颜雍


    北海公园,是少数几个我去过的北京城里的景点。

    此园可以远溯到辽代,金国在辽的基础上又建了瑶屿行宫(海陵王完颜亮)、太宁宫(金世宗完颜雍),至于后来的元大都就完全是以北海公园的琼华岛为中心而建成的了。公园里随处可见有“瘦皱漏透”的大石,或以石叠成的假山,绝非北地产物,学名叫作太湖石。这些石头,就是当年宋徽宗从各地搜罗到汴梁(开封)的花石纲。后来被金世宗完颜雍在大定年间运到了燕京以装饰太宁宫的。这些皇家园林里的太湖石在当年还有个别名:折粮食。原来,花石纲从汴梁运到燕京,需要驱使大量的劳役,金代规定凡从事繁重的劳役可折抵赋税。我觉得这个比较罕有,以我对中国历史或者法制史的了解来看,自奴隶制以来,对劳役大抵上只有代役金和实物折纳两种形式,以劳役折抵或顶替赋税的做法,除开金国再无其他。——当然,匈奴、鲜卑、突厥、回纥有没有,我就无从了解的呢。

    从知道折粮石开始,我就对金世宗完颜雍比较关注起来。陆陆续续知道后代异邦——南宋的朱熹也对完颜雍敬仰有加,评价:“能尊行尧舜之道,要做大尧舜也由他”(《朱子语类》卷133)到了大清朝,史学家赵翼“金代九君,世宗最贤”的评语则流传更广。鉴于资料有限,不能考证“以役折粮”的做法是世宗所创,还是金国固有。但想来完颜亶、完颜亮这些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昏君是做不来的。辽代崇尚佛教,军州、寺院的下属的百姓成为二税户——“输租於官﹐且纳课给其主”,既要给国家纳税,又要给领主、寺院交租,这些“下户”到了金初大抵都沦为奴隶——交两遍税还能撑下去不当奴隶,你行你上啊,哈哈!金世宗比较牛的,就是在即位之初(大定二年)诏令赦免全国的二税户,把奴隶全部解放了——这可比林肯的的废奴运动早了700年哪,更何况是“岂变夷狄之风”女真鞑虏!这种让奴隶获得平民身份的政策,极大地解放发展了生产力,一时间“金源大定始全盛,时以汉文当世宗”,史称:大定之治。历史上能称之为盛世治世的,扳起指头算也就那么五六个、七八个,金世宗算一个。宋高宗那个时候,还坐着船在海上逃命,又过了好多年,方才有“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而从传统的历史视角,比方岳武穆、韩世忠的立场来看,中原故土正经受着夷狄侵略呢!历史的真实总是那么讽刺,在扳起指头可以算过来的盛世治世里面,竟然有好几个是异族的统治: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鲜卑)、大定之治(女真)、至元之治(蒙古)、康乾盛世(满清),甚至上三代的舜帝(东夷)也都不是炎黄子孙!民族正统论,本质上与地域歧视、宗族歧视、血统歧视一样可笑——所以,我们不能将金国的那一百多年,以赵家天下的思维从我们的历史中剥离。曾经讽刺过汉民族的同化能力的鲁迅先生,甚至也主张过废除汉字全盘西化的事情。爱国当然是没有错的,但不必因为国家与民族的因素而狭隘了你的历史观。好比有的人提起康乾盛世不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便不足以凸显其客观性一样,难道在面对折粮石的时候,就非得在岳飞和秦桧这些事情上搅和一番,就非得扯扯金兀术、黄天荡什么的吗?

    朱熹能够给予金世宗“尧舜之道”的评价,乃是完颜雍的统治具备了儒家德政的全部要件。譬如对百姓的宽慈,在诸王要求额外封赏的时,他说“你们这些人怎么如此贪婪啊,你们岂不知道国家库府中的财产就是百姓的财产,我只不过是代百姓保管罢了,岂敢枉自花费呢?”并不无忧心地告诫大臣“朕常常担心因重敛使百姓困苦不堪。”又说“县令之职最为亲民,应选贤才任之。”这与习大大念给市县委书记的对联“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穿百姓之衣,吃百姓之饭,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当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有意思的是,金世宗前邸时,曾任会宁牧、判大宗正事,东京留守,后燕京留守、济南府尹、西京留守等职,也算是从基层干起,亲眼目睹过乱世之下的民间疾苦。加之少年丧父、盛年丧妻、晚年丧子,一系列不幸遭遇或许正是他对黎明苍生怀有怜悯慈爱的力量之源吧。

    在躬行节俭这个事情上,金世宗说过一句名言:“朕如果想使饮食丰盛,每天宰五十只羊也能办得到。但一想到浪费的都是百姓的血汗,就于心不忍。”根据《金史》记载,金世宗即位后,只在太子的生日、元宵节、中秋节饮酒,平日素不饮酒。有一次世宗正在吃饭,正巧公主来了,竟没有多余的饭菜给她吃。他常在日常闲谈中教导皇子饮食服用之物要节俭,不要铺张浪费,并撩起龙袍说:“这衣服朕已经穿了三年,尚完好无损,你们看看。”比之道光皇帝打个补丁耗费千两银子的昏聩来,金世宗的俭朴才是实打实哪。

    在金世宗统治的年代里,社会安定、生产发展、经济和文化空前繁盛,是历史的事实。他的德行和仁政在民族矛盾异常尖锐的历史背景下,不但是国势为之一振,而且广泛赢得了民心。《韩非子·说林上》:“圣人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故见象箸而怖,知天下不足也。” 我就是从折粮石这个东西,窥见了一位古代帝王的仁德。他的诸多与民休养生息的政策,如计口授田、通检推排、奖励垦荒、反三风等等等等,还需要我们今天的人细细留心。所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想必完颜雍的在历史上所留下的浓墨重彩的那一笔,对我们还有更多的借鉴和启发意义。

    借用清太祖努尔哈赤对完颜雍的一句评价作为结尾:休誉著当时,鸿名传后世,孰有善于此耶!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